司机抗议中Uber上市了创办人被拒绝上台敲钟

418浏览 分类:A生活记 2020-06-24

司机抗议中Uber上市了创办人被拒绝上台敲钟

Uber 上市首日跌破发行价。

当地时间 5月10日,Uber 以每股 45 美元开盘,跌下 42 美元收盘。华尔街为造富欢呼,愤怒的 Uber 司机却在全球示威游行。反对者写到:Uber上市敲钟,司机上街游行……Uber 值得今日股价。

这是美股今年规模最大的一场 IPO,主角是一家颠覆产业但亏损惨重的公司,华尔街则沉浸在硅谷科技独角兽群体上市失利的情绪里。IPO 前夜,美股滑向了2019 年以来最低迷不振的一周。

Uber 开盘直接大跌约 7%,开盘市值仅有 755 亿美元。Uber 之前的发行价已经定在了估值的低端,首日盘后交易股价仍旧持续下跌。但这曾是一场呼声 1000 亿美元的IPO,一度估值 1200 亿美元。

手握 Uber 股份的投资人中,有被驱逐的前 Uber CEO、对簿公堂的 Google、世界首富贝佐斯、出手精準的软银 Vision Fund、甚至歌手碧昂斯夫妇、Lady Gaga的前经纪人……

提前举牌示威的则有各国「抗议剥削」的 Uber 司机,被 Uber 司机威胁生意的传统出租车司机,起诉 Uber 性别歧视和骚扰的员工群体。在劳务诉讼危机中,Uber 允许部分司机认购股票作为奖励。

在 Uber 上市之前,CEO Dara Khosrowshahi 发出了一封致员工信:「当我们从私有公司转变为上市公司时,我们的工作无疑将变得更加困难,所有人的目光都将落在我们身上。我们将对客户、股东、城市以及彼此承担更深的责任。每购买一股,其他人都会加入我们成为 Uber 的共同所有者- 我们将对更多人负起这样的责任,要始终做正确的事。」

Uber上市敲钟

Uber 走完了十年上市路,创办人Travis Kalanick 和 Garrett Camp 却不被允许上台敲钟。2017年,Travis Kalanick 被迫离开 Uber CEO 的位置。

Uber 选择了一名女性早期员工敲上市钟, Austin Geidt 开启了 Uber 的历史性时刻。

Geidt 在 Uber 成立第二年以实习生身份加入 Uber,目前担任风口之上的自动驾驶技术部门战略主管。Uber 现任 CEO Khosrowshahi 站在她右手边,据 Fox 报导,他拒绝了前 CEO Kalanick 的敲钟请求。

Uber 还邀请了司机和全球高管站上敲钟台,以及一名使用 Uber 外送服务的餐厅老闆。

这更像是一种姿态。Uber 曾因为对女性员工的歧视、骚扰文化陷入丑闻,导致Kalanick 被董事会炮轰下台。

Uber 的两名共同创办人都没有出现在敲钟台上,儘管他们都被准许前往纽交所。Kalanick 曾询问是否会被邀请参加敲钟仪式,但 Khosrowshahi 拒绝了他。

Kalanick 以强势的风格在全球打开了市场,赢得众多投资。但也因为激进的风格和性别歧视、骚扰丑闻,陷入声名狼藉。据纽约时报,当 Kalanick 与其父走入纽交所时,现场仍旧给予了他们掌声。

Kalanick 仍是 Uber 最大的个人股东,掌握 8.6% 的 Uber 上市前股份,计划在 IPO中售出部分股票。另一名创办人 Garrett Camp 发明了 Uber 的商业模式,这个想法让他在 IPO 中获利约 37 亿美元,他对彭博社表示:「我不在乎我是不是敲钟的人之一,我从来没问过。」

Uber 现任 CEO 则试图割离这段历史,拾起满地狼藉的名誉。

Uber 一直等到中午时分才开始交易。纽交所 COO John Tuttle 接受採访时解释,大规模的股票发行都要耗费更长的时间,阿里巴巴就在中午时分开始交易,Spotify 开始交易的时间甚至更晚。

市场一度期望 Uber 的 IPO 估值达到 1200 亿美元,Uber 却给出了保守估值,最终发行价更定在了每股 45 美元,这让 Uber 的估值仅有 820 亿美元。

Uber 竞争对手 Lyft 的股价一跌再跌,成为了2019 年硅谷科技独角兽 IPO 的糟糕开局。股市对 IPO 已经冷静许多,Pinterest 与 Uber 都选择了较低的发行价格,办公软体 Slack 则选择直接上市。

Tuttle 认为,儘管 Uber 的股票定价保守,但一旦开始交易,一定会上涨。

然而 Uber 开盘破发,直线下跌至 42 美元,在 4 个小时的交易时间内没有回到定价之上,盘后跌下了 42 美元。

司机抗议中Uber上市了创办人被拒绝上台敲钟

Uber 首日交易情况 Uber 首日交易情况

用自己的资金支持 Uber 十年长跑的投资人们,迎来了并不风光的解套时刻。

司机不开心

现任 CEO 在切断 Uber 历史丑闻的同时,劳务纠纷正在威胁 Uber 的核心商业模式。

「司机上街示威了,Uber却上市敲钟了。Uber 的上市掀起了网民谩骂,他们烧掉了那幺多钱,为什幺还笑得出来。」

Uber 将司机定性为独立承包商而非员工,因此无需向成千上万的司机支付某些税费、福利、加班费或最低工资。作为自僱承包商,司机没有合法权利组建工会、谈判合同。

少数人为 Uber 辩护:「Uber 原本就不提供正职工作,人们本来就应该兼职开 Uber的。」

Uber 不是一家拥抱了高科技的出租车公司,一家颠覆出租车产业的公司。Uber 核心的商业模式是「共享乘车」,而司机则要求获得员工待遇。

Uber 拒绝改变作为平台的核心模式,宁可支付高额和解费用。Uber 不会给予司机员工待遇,也不会要求司机的忠诚。他们可以一边给 Uber 开车,一边给 Lyft 开车,他们可以随时上岗,随时离开。

Uber 司机目前也担任外卖司机,有人抱怨 Uber 外卖服务是「小订单」,外卖费昂贵、司机佣金却少很多:「用户是有多懒才会付几乎双倍的价格点一份外卖。」

Uber 在招股书中揭露,约 6 万名司机正在或计划起诉 Uber。在美国,法律诉讼是一件耗资昂贵并旷日持久的事情。Uber 可能会迫于法律,改变自己的商业模式。

「如果立法或司法判决,我们被要求将司机作为员工……我们将为补偿司机产生大量额外费用,可能包括与工资和工时法律相关的费用 ,以及用餐和休息时间要求,员工福利,社会保障缴款,税收和罚款。」

既得盈利,又得「做正确的事」

Khosrowshahi 还在 CEO 信中对员工说:「请记住:虽然市场有他们的标準来批判我们的价值,但我们的真正的方向将决定于长期。我们将经历一段时间,我们会有被误解的时刻,我们也会有被视为英雄的时期。在那些日子里,无论起起落落,我们都应该专注于我们的工作:创造机会,推动世界进步,不断创新和执行。」

上市之后,Uber 对盈利的需求将更为迫切。毕竟早期投资人愿意烧钱让 Uber 抢占市场,做大上市圈钱退出。但对用股票交易说话的投资人而言,没有利润,这就是一家可以抛弃的公司。

Uber 的订单总额达到了惊人的数字,但问题是,其中仅有约 20%可以称为 Uber 的营收,这是 Uber 收取的平台费。

但是司机们觉得,20% 的平台费也太高了。

在这大打折扣的平台费中,Uber 需要奖励司机、奖励乘客。Uber 的外送服务则需要奖励餐厅、奖励司机、奖励用户。

成为上市公司后,为了争取盈利,Uber 或许只能选择降低司机的工资,或者提高乘客的费用。但司机群体已经大规模抗议,提高乘车费用得罪乘客也会使得 Uber 失去核心竞争力。

金融业仍有看好 Uber 的理由,分析师们列出 Uber 的资产:新 CEO 有一张更友善的面容;Uber平台本身;Uber 在自动驾驶领域的领先投资;持有滴滴和 Grab 的股份;Uber 外送服务的前景等。

无论如何,这都是一家颠覆了叫车服务、改变了人们生活的公司。美国的出租车低效、昂贵,还需要另付小费。公共交通破旧低效,人们如果不开车,就必须依赖Uber 和Lyft。对股市而言,一家有市场需求的企业,长线始终会是有利可图的投资。

颠覆产业—这是 Uber 捏在手里的最后王牌,任凭再危机深重,仍有成为下一家科技巨头的希望。

前提是,Uber 能如 CEO 所言,「做正确的事。」

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